少女について

過激覺姊妹&凜劍廚
重度覺控

*private utopia立入警告*
請先讀簡介

僕を見ないでいて
僕の手を放して

準備去玩玩髒愛。


十分鐘棄了。

我會傾向於,更加柔軟、隱忍的——

不過我的戀永遠是在幻想入前就閉眼的。

今昔幻想乡III《风·迹》#5

我本命竟然這麼兇的嗎x

逆光飘雨:

五、眼




今昔幻想乡篇章目录





  


【id=62239201】


      文环顾四周,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破旧陋室的木床,目力所及之处都显得破败不堪,唯有那一副龙飞凤舞般写着的“禅寂”二字,令她心中一凛。


  在文现有的认知中,所谓的“禅寂”应当是朴素而安静,可这幅字写得却颇为恣意,大有想要挣脱字幅之势。


  “还真是个不礼貌的乌鸦小姐,也不先给把你捡到这里来的我道一声感谢。”


  踏入陋室里屋的...

14

那個我喜歡的畫手太太有可能是
姬佬。
我為何如此激動(。

6.1日重新編輯

起初提到的moca桑依然是未知,但是今天意外發現rb桑,是..!!!暈厥了。

我想進行一下無厘頭總結。

怎麼說呢,我覺得大部分姬佬還是很習慣去作為一個旁觀者吧,作為觀察者。

其實一般來說,如果說是AB的西皮廚的話,一個A廚和一個B廚這樣的產糧搭配是最好的。但凜劍的場合,我不僅把凜和莉雅都擔了,且也不可能找到容易起說到一起去的人。所以我還是孤獨終老吧。

為某人所寫的故事——根據master的夢來塑造出擬似servant。

永久機關·少女帝國——變化成master所期望的東西。

平常型態的童謠可以任意改變自己的外貌。性格身高體重均會被master所影響。

唔,黑童謠白童謠wwwwwww

我家童謠的master是伊莉雅桑。沒有別他原因,就是我覺得這兩位很合拍吧,站在與sn原配的對等場合上。

喜歡的人中午給我發消息了。
當機。

阿爾托和凜是戀人。否定這條的拉黑我吧。

3 1

我永遠無可能向她坦白。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走。

ubw阿爾托心理相關

不寫下來的話怕不是又要忘記。

凜劍締結契約的那一段,說實話節奏太快了。我現在嘗試站在莉雅的角度整理一下整件事情的經過:

caster被紅茶幹掉了。
士郎跑過來。
本來很高興可以再次見面,突然發現紅茶又反水了就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了士郎,使他免遭襲擊。
現在劍凜士三個人都是不明狀況。
紅茶依舊執意殺人。
因為士郎是當初回應了自己的無關外人,所以一定要保護到底。
(依然大家不明白紅茶為什麼要殺人)
在和caster的束縛搏鬥的過程中魔力已經消耗殆盡,勉強維持著不消失。打了兩下就撲街了。

(拉回場景外)
這個時候凜對於莉雅來說是什麼存在呢?
毫無疑問是對手啊!是要殺掉的master啊!靠我感覺到阿爾托當時的絕望了。

我現在是不是看起來脫了東方的樣子....其實完全沒有,只是凜劍太讓人著迷了。

那補償(?


屋子裡哀傷而寂靜。
在那裡,有一張桌子,還有床。
在床上,有個發燒的孩子。
她的姊姊坐到了她的身邊。
姊姊手裡拿了一本書。
她唸了一個她最喜歡的故事。
馬上,
她就開始退燒。

原來是一個猶太小孩寫的詩。

前腳說著美狄亞和人民教師穿著情侶裝,後腳便補一句「我為自己能和凜聯繫在一起而感到高興」。

請兩位速速結婚。 ​​​

2

我討厭服務玩家的劇情

法狗推到莉雅的二幕間,都快要正常地結束咧,就給我猛塞一口料....我非常不爽。

真的是不明白了,你以為誰誰都站這對嗎?

還有能不能別搞咕噠*已有故事情節的角色的配對,好噁心。

 
1 / 5

© 少女について | Powered by LOFTER